Town

我后来知道了那些,我未曾拥有但我满心期待的,那些好东西,就是我一次次挣扎的值得。

而我自以为是的由渴盼孕育出的被羞辱的痛苦,其实毫无重量。它们从可爱的贪婪里生长出来,而它们不露怯。它们其实实在鼓动我,从抑哀里抽出来、疯长。

我毫不知情的畅快则是在那之后渗透,一点点安抚自我的低下。

于是我看见天边的晚霞和赶期的日出一齐跳跃,滚滚的火红色拽着金边淋漓在擂鼓作响的黯淡天际。

我终会醒来。

心系广东。

最缺的是勇气。是不加掩饰地面对真我的勇气。你承认自己羽翼的丑陋残破,承认自己曾发霉变质,然而你不逃离。
我要你站在那里承认,不是要你摧毁自尊。而是要你始终不受蒙蔽。
要你坦然。你站在灯下。你接受非议,但你抗击。

你知道你付出过什么你永生难忘的东西。
但你肯定 肯定那之后滋养了勇气

我要你站在灯下。奔跑在魔鬼一般的沼泽里。我要你寻找撒哈拉里的海水。飞翔在电闪雷鸣的夜空里。我希望你是秃鹫,希望你是鲨鱼,希望你是看穿暗的亮堂。

我希望你做你。不加掩饰地洞悉,洞悉后勇敢,勇敢着用力活下去。

Grapefruit

潮粉色
勾起感冒坏掉的嗓
把一切酸甜摇晃 摇晃
水溶了五个半

我爱西柚
即使12%
即使柠檬酸钠、六偏磷酸钠与食用香精
即使脂肪无数 无数个
我也还爱它

澎湃的爱意
我奔它而来

让颜色涝掉我
洗成潮粉色
连带着睡梦 连带着记忆
连带着一万英里的星空浩渺与无际

把气泡吞没
在一瞬的摇晃中忘记
倒映着烟雾与彩色的电子烟味道
果酒洒在案板上
用刀剁碎春天

软化沉淀
分离果肉 一点儿看不出
略略略略
在味蕾跳支舞
“恰恰”
“恰恰……”

18.7.9
我与水溶


冲突

带着锋利 过于
横冲直撞

四溅的火花在暗处狰狞
月亮一弯是暗
一弯是亮
把激化甩进可怖里
我沉默

一半是红得赤赤坦坦
一半是青得嚅嚅杂杂
在那昏暗的星期天
把怅然放出去 掏空躯体
换片刻寂静天地

我思考沉浮的怪物
厌恶变色的自己
我跌撞走进去
看一黄昏清圆

谁控制机械去走、去做
谁兜圈子 在午鸣与霞睡之间

我是否成其为个体
是否粗鲁野蛮 把它抛起
我是否又总属于自己
克制无端莫名 散漫无纪律情绪

我们剑拔弩张
我们千军万马 兵临城下
我们要么同甘 要么同死
要么互相交融
再无分离

之乎者也

锋利的刀刃
割破
一层层 庖丁解牛

复制粘贴
尽无谓的模仿
一样的字体、字号与颜色
无能欢畅

吹嘘
沉浸在一望无际的大洋
咸度溺死脑干
或不自知

是“咄咄”扼进死水
还是“多多”顺从事实
如如不动
刻意成就不适

涌动八股
忘性晕乎乎离开空洞
抑扬顿挫
不理平仄

事事时时不离“之乎者也”
无意墮进有意
练习义无反顾的冲刺
从常态跃出来
勇往直前

2018.7.4  三

分离

抽丝剥茧
把白天分离出黑
透过呆滞的Flash与数学
把一切翻滚命令静止

扑灭河流
把火分离出水来
再将水置于岩浆

让批评从大众中来
不单纯陷进思想
分离 分离
用力分离
尽我生生的理智与常态

盲从分离出客观
清楚认识到处境与放纵
嘘——
把真相揪着不放
收起泛滥的情绪

不流失于涕泪交加
不陷于死亡带来的神化
不任由惯性推我向无尽地狱

不受这自然的重力
把重心挣扎上来
我们沉思
自我决断
从纷乱疏理出脉络
从无辜分离出人人的罪名

2018.7.4  三
Town


三巡

吞掉那朵乌云
咸涩的雨在胃里下起来
让酸碱度蒸发
胃出现巨大黑洞

忘了疼痛
在奔跑与飞翔的一刻

土壤给我填补
填补、修复
如同回到起点
在泥中自由呼吸

纯洁
愈发纯洁
在水中散开情绪
捅穿大脑 荡涤劣质
忘记死亡的保质期

从教堂里浇灭不安
找一种广泛的归属感
与大地 与山川
与人人 与自我
哪里到那里
那里又会到哪里
冥思苦想 我这样过了一整天

混迹在港口、田野和火葬场
我带着海与草与灼热
在这儿烧个干净

光与烫为我重获新生
以我的细胞与细菌为誓
效忠自由 效忠快乐
效忠不眠的思想和风

执利剑
披电闪雷鸣
寂灭了野心和七月
来一场不结束的霜冻

粗糙不麻木
仔细数着拍子爬上屋顶
穿一件红色的绿色的T恤
在静悟中依赖星星

失足
一千万个理由挑起事端
无故慌张
放褪色的唱片
大喊呆瓜呆瓜
不再耳鸣 思念春天

去冰 为河流上游
倒饮长江黄河
踏碎青藏高原

穿梭 以蜗牛速度
追逐光与电磁波
理想促使我生长出翅膀
扑棱几下 然而报废

以两分价格卖到废品回收站
我天天做梦
求它再长几次
换根冰棍

酒过三巡
巡巡张牙舞爪
巡巡热气腾腾
蒸发失落

2018.6.29

嘴脸

尽几万个日夜不眠
那些嘴脸阴浮不散 要把我坠到地狱
看我摔得四分五裂
看我烧得痛不欲生

然后他们大笑
甚至喝酒助兴
几品脱下去 他们开始叫嚷
他们为我的绝望助威
要把我一点点碾碎

火舌舔着架高的铁锅
他们质疑吞噬 质疑崩溃和赴死
他们自以为是 高谈阔论 他们最自私
他们是这世上最令人作呕的生物

卑鄙 愚蠢 下流 可耻
冷漠 粗俗 恶毒 无知
他们摆出高高在上的嘴脸 喋喋不休
那些咒骂 讽刺 顺着骨头溜出来

他们嫉妒 他们无能
所以他们最激烈
他们向善施加恶 把白说成黑
他们以那数不胜数的嘴脸颠倒了世界
他们最自信 但他们最可笑
可笑的嘴脸进了地狱 永生不见天堂

愈是聒噪 愈发丑陋
愈是跳脚
愈加坠亡

迟疑、果断
麻木、不安
在跌进深渊时独舞
漫天黄沙 静待晨曦

风劈开沉睡
雨刮伤苟活

被世界打磨

该圆滑圆滑
不该圆滑的

保持锋利

2018.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