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wn

我抬头见你
一眼窥出春涩与柔
翩翩眼睫
扑扇出了最动人的波澜
我低头想你
一心装满樱桃酒的甜醉
我就这般傻笑 望着那盆水仙
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被情涝掉的 最最可爱的缠绵

8.17

绿皮火车与“嘟嘟”的邮筒
山与海与山 裂处
涌起窗外的吻与匆匆的信
千万里的遥遥拆分我心
只是瞧一眼零零的花
成全了寂寞

8.17

在酷暑的这一头想你

想你被春色染绿的指甲
想你被风飘扬的心绪
想你被海水沾湿的眼角

甚至我想到冬至的你
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到你的头发上
我笑着帮你带好天鹅绒的帽子
系紧了围巾

让冬天淹没我 让我在来年的今日融化
我继续晕乎乎地想你
并且期待冬至

2018.8.16 四

潭底招摇

泥淖长着恹恹的草
一节节抽搐 焉哀却不愿脱身
全部部的黑拢了它们
把期喜鞭挞

一部部层递
扎猛一般的色差 游荡
失去芦苇与南飞的雁
旋过瓶盖 苦水瓶盖
一滴滴 磅礴
在潭底招摇 抽脱开节节的败退
从抑里疯长
如莺飞草长 二十万里天际
悼念无故的失约

9.9

明年高考完我第一件事就是疯狂睡觉,我觉得很可悲的一点是,我可能永远也成不了鲁迅,因为我绝对不能每天只睡四个小时还精神百倍。
于是人生愿望变为学习的时候永远不困。 ​​​

我后来知道了那些,我未曾拥有但我满心期待的,那些好东西,就是我一次次挣扎的值得。

而我自以为是的由渴盼孕育出的被羞辱的痛苦,其实毫无重量。它们从可爱的贪婪里生长出来,而它们不露怯。它们其实实在鼓动我,从抑哀里抽出来、疯长。

我毫不知情的畅快则是在那之后渗透,一点点安抚自我的低下。

于是我看见天边的晚霞和赶期的日出一齐跳跃,滚滚的火红色拽着金边淋漓在擂鼓作响的黯淡天际。

我终会醒来。

心系广东。

最缺的是勇气。是不加掩饰地面对真我的勇气。你承认自己羽翼的丑陋残破,承认自己曾发霉变质,然而你不逃离。
我要你站在那里承认,不是要你摧毁自尊。而是要你始终不受蒙蔽。
要你坦然。你站在灯下。你接受非议,但你抗击。

你知道你付出过什么你永生难忘的东西。
但你肯定 肯定那之后滋养了勇气

我要你站在灯下。奔跑在魔鬼一般的沼泽里。我要你寻找撒哈拉里的海水。飞翔在电闪雷鸣的夜空里。我希望你是秃鹫,希望你是鲨鱼,希望你是看穿暗的亮堂。

我希望你做你。不加掩饰地洞悉,洞悉后勇敢,勇敢着用力活下去。

Grapefruit

潮粉色
勾起感冒坏掉的嗓
把一切酸甜摇晃 摇晃
水溶了五个半

我爱西柚
即使12%
即使柠檬酸钠、六偏磷酸钠与食用香精
即使脂肪无数 无数个
我也还爱它

澎湃的爱意
我奔它而来

让颜色涝掉我
洗成潮粉色
连带着睡梦 连带着记忆
连带着一万英里的星空浩渺与无际

把气泡吞没
在一瞬的摇晃中忘记
倒映着烟雾与彩色的电子烟味道
果酒洒在案板上
用刀剁碎春天

软化沉淀
分离果肉 一点儿看不出
略略略略
在味蕾跳支舞
“恰恰”
“恰恰……”

18.7.9
我与水溶